你的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正文

他驾驭的是我们的攻击-1型察打一体无人机

来源:航空工业       日期: 2017-05-25       点击:

无人作战飞机不断地以更快地速度融入到我军空军的新型作战体系之中,为维护国家未来的空天安全一定会起到非常大的作用,在整个我军的军事发展历史上具有一种开拓性的意义。

 

察打一体无人机

以其打击目标多样

实时精准打击

非接触性打击

被称为空中“狙击幽灵”

是空军建设战略性军种新的战斗力增长点

李浩,就是中国空军首批无人机飞行员

 

央视《新闻联播》的报道:时代先锋 无人机飞行员:投身改革追逐蓝天 


新配的老花镜到了,李浩戴上试了试,200度,正好。


算了算,54岁的李浩改飞中国空军察打一体无人机已经7个年头,当年那双鹰一般的眼睛败给了闪烁的屏幕。

 


自我革命、不断超越,勇做军队转型建设的先锋闯将。


曾经,这双眼睛陪着李浩翱翔蓝天3000多个小时,俯瞰大美山川。


直到48岁那一年,这位“高龄”战斗机飞行员在飞过6种机型之后,坐进了地面方舱,成为中国空军无人机飞行员,主飞国产攻击-1型察打一体无人机。


是的,有一种职业叫无人机飞行员。他们,站在大地之上,飞在天空之中。


选择


18岁那一年,李浩选择了做一名空军战斗机飞行员。那时,男儿正年少,梦想仗剑走天涯。


48岁那一年,李浩选择了做一名空军无人机飞行员。此时,两鬓也斑白,卅年弹指一挥间。


李浩还清晰地记得,做出第二个选择,是2011年的春节,东北大地上刚刚下了一场大雪。

飞了30年,从教练机飞到战斗机,从飞行学员飞成了空军王牌师飞行尖子。作为飞行员,该吃的苦都已经吃尽;作为军人,该得到的荣誉也已到手。此时,如果他不主动选择,没有人会强迫李浩离家几千里,改飞无人机。           

作为人民空军一支新质作战力量中的领头雁,李浩对无人机事业充满信心

即将达到战斗机最高飞行年限的李浩说:“我还想飞!”他递交了改飞无人机的报告。这就意味着,李浩要从东北转隶到东南,从“零”开始,继续飞翔。

好不容易盼到丈夫即将停飞,原以为可以朝夕相处的妻子张素娟很不理解,“他有很多路可以选择,但他选择了最艰难的一条。”就算要继续飞行,李浩也完全可以选择退出现役,到民航谋一份收入可观、风险较小的工作。为什么一定要留在部队,而且还要南下几千里?

 

 

张素娟当时并不知道,2011年,国产某型察打一体无人机即将列装部队,空军选调无人机飞行员的工作已经全面展开。飞行人才队伍建设,直接关系到新质作战能力生成。

而李浩的选择,恰恰与改革同向,与强军同步。

 

为取得妻子的支持,李浩描绘了一幅“南国养老图”,处处“暗示”:南方气候好,我到新单位干几年,就可以退休在南国水乡安家养老。不曾想,取得了妻子支持、南下一年多之后,李浩再次移防,来到齐鲁大地。


又过了一年,2014年3月,李浩所在部队挺进天山脚下。几个月后,为完善无人机新型作战力量体系建设,李浩和他的战友们进驻更加偏远大漠戈壁深处——空军某试验训练基地。

 

不到5年时间,4次转隶,一次比一次偏远,一次比一次艰苦。最后一次转隶,因为新组建部队条件有限,李浩住进了没有卫生间的小平房,一床一桌一椅,就是全部家当。


基地某区副司令员李欣回忆说,当时怕李浩想不通,专门给他打电话想做做思想工作。没想到李浩二话不说:“让我去哪儿就去哪儿!”一句举重若轻的“让我去哪儿就去哪儿”,李浩辗转行程上万公里,与家相距4000多公里。


换羽

从有人机到无人机,一字之差,却是思维方式的变革。不同于民用小型的遥控玩具,军用大型无人机,具有复杂的操纵系统和火控系统,可以执行超远距离的侦察、打击和毁伤评估任务,是现代战争中的新型作战力量,也必将带来未来战争形态的变革。


李浩在机场指挥国产攻击-1型察打一体无人机飞行。

无人机于上世纪初叶登上军事舞台,已历经百年发展。美国无人机已在多场局部战争和定点清除行动中,展示出高度的成熟可靠,并在作战理论和样式上取得突破。而我国,无人机技术研究起步较晚,新型装备刚刚列装,训练缺教材、缺标准、缺人才。

 

世界无人机的发展态势,李浩和战友们都了然于心。他们,成为中国军用无人机体系建设中真正的探路者。人在地上,飞机在空中。以前是人机合一感知具体,现在是人机分离靠数据还原场景。以前在天上操纵舵杆,现在在地上操纵键盘。回想起改装之初,李浩笑着说出一句当下的流行语:“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李浩(第一排右三)所在空军某试验训练基地某部官兵与国产攻击-1型察打一体无人机合影。


对专业知识和工作原理,李浩选择了强化记忆,一遍不行十遍,十遍不行几十遍。徒弟陈永超回忆说,基本上没见李浩在半夜12点前睡过觉,只看到他烟越抽越多,书越翻越破。李浩说:“反正也睡不着,不如一个一个琢磨问题。”为保持旺盛的体力,李浩坚持跟小伙子们万米长跑,通过体能训练来保持身体的最佳状态。

 

无人机是一个作战系统,需要指挥、飞行、情报、通信等多个部门的合作,才能遂行作战任务,李浩把钻研范围拓展到各个领域。30年的飞行经验,熟悉的空中态势感知能力,加上扎实深厚的理论功底,帮助他把每一个数字都“翻译”成实景。

 

用时两年多,李浩硬生生地探出一条改装之路,将无人机飞行员的人才培养带上了快车道。全军又一批无人机飞行员选拔之后,李浩成为“李老师”,带领几位徒弟,用时三个月就完成了改装,大大缩短了培养周期。

 

徒弟应侠说,操控席上用哪个手指按哪个键,用多大力度按,李浩都反复测试,进而固化成细则,写进了教材规范。


在不断前行中,李浩成功从战斗机飞行员转型成为无人机飞行员,他总结的无人机“8字飞行法”,有效解决了二次攻击的时间和航程。他主导突破了无人机操控和作战使用等多项重大技术问题,有效提升我军无人机使用效能。他编写的《无人机训练条令》,已经下发部队使用。


这是中国空军某型察打一体无人机在“和平使命-2014”联合反恐军演中准确命中目标的瞬间。

 

在空军“红剑-12”演习中,李浩驾驶国产攻击-1型察打一体无人机,圆满完成高空照相、目标侦察和图像传输任务,这标志着中国察打一体无人机正式融入作战体系。

 

2014年,攻击-1进行实弹攻击,李浩与战友们密切协同,首发命中。同年,在“和平使命-2014”上合组织反恐军事演习中,李浩在复杂电磁环境下,驾驶攻击-1率先发现“蓝军”指挥车并首发制“敌”。


情怀

在很多人看来,大西北的戈壁深处,只有寂寞荒凉。但在李浩看来,这里却有着人口稠密地区无法比拟的净空条件,可以放飞理想。情怀,会让相同的此情此景,化成不同的内心感受。这里也许不适合生活,但这里却适合飞行——如果要诠释什么是情怀,这,就是一名飞行员的情怀。


李浩始终怀着一颗对党无比赤诚的赤子之心,经受住了数次调整改革的考验,交出了强军报国的精神答卷。

飞了30年,李浩先后有数位战友不幸在飞行训练中牺牲。选择了战斗机飞行员这个高风险职业,就意味着时时直面生死。不仅是中国空军,在世界各国空军,每年都有人因各种原因以身殉职,每年也有人因各种原因选择放弃。李浩说:“飞行就是我的生命,除非组织不让我飞或身体不允许我飞,否则,我决不会放弃。”

 


飞行结束后,李浩(中)给两名飞行员总结得失。

2017年2月,大西北的寒风中,陆冬辉、吕军明两名优秀的三代机飞行员前来报到。他们一个曾在自由空战中成绩优异,获得空军飞行员最高荣誉“金头盔”;一个曾冷静处置空中特情,驾驶飞机规避居民区后成功跳伞。


当二人站到李浩面前时,李浩兴奋得直搓手,连声喊:“太好了,太好了!”在他看来,最优秀的战斗机飞行员加入无人机飞行员序列,意味着无人作战力量的实战化水平即将迎来新的突破。


无人机在机场上空划出优美的线条。

大西北四处漏风的小平房里,共同的目标和理想,让老中青三代人成为知己。他们会因为某个问题争得面红耳赤,也会为从对方抽屉里“偷”到一包辣条哈哈大笑。又有谁能想象,这座上世纪60年代修建的小平房,连热水器都没法安装。飞行员们需要白天把水在太阳下晒热,才能在黄昏时洗上热水澡。

生活条件和训练压力其实并不是最大的困难。与大多数军人一样,飞行员群体长年累月驻训、演习,跟家人聚少离多。如果要说“难”,恐怕只有妻子张素娟才能说得清楚。然而,张素娟只淡淡地说:“好男人,他一定属于国家。”

李浩觉得自己很幸运,聚少离多并没有冲淡他和妻子、女儿的感情,一家三口反而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在女儿李斯特的心中,这是一个会做饭,会唱歌,看电影泪点低,还会把幼年的她装进飞行包从楼下提到楼上的父亲,除了爱抽烟没什么缺点。

在一家三口的微信群里,李浩还会各种搞怪,逗妻子和女儿开心。这个微信群,叫“根据地”。

 又有谁能读懂这位“老飞”对家庭的眷恋和愧疚?


李浩的妻子和女儿来戈壁深处的军营探亲。短暂的相聚是一家人的幸福时刻。

李浩的心中,一直记得父亲交代的一句话:“老大,如果我给你打了电话,就是真有事儿,你要快点跑回来。”

那是因为,2012年,母亲病危。正在福建轮训的李浩在电话中说:“妈,任务一结束,儿就回去看您。”

电话挂断,竟成永别。

        评论:改革强军呼唤更多的“李浩”

 

 张玉清、张汨汨

空军某试验训练基地无人机飞行员李浩,5年4次转隶、3次转岗,在一次次进退走留的抉择中,始终怀揣翱翔蓝天、搏击长空的梦想,热情拥抱改革,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绘出了一条矢志强军的壮美航迹,在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中树起了“第一茬人”的好样子。


当前,国防和军队改革正稳步向纵深推进,取得显著成果的同时,也正处于攻坚克难的关键时期。时代催征的鼓点紧扣转型建设的步履,更向强军路上的广大官兵发出了鲜明的呼唤——

 

改革强军,呼唤李浩这样听党指挥的忠诚战士。对党忠诚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必须落实在行动上,以行动来检验。国防和军队改革,是检验党性、彰显忠诚的特殊考场。李浩经历见证过大小十余次调整改革,始终自觉听从指挥、绝对服从安排,交出了一份强军报国的忠诚答卷。

改革强军,呼唤李浩这样自我超越的改革闯将。李浩从“王牌师”空中骄子转为新组建部队无人机飞行员,在不懈拼搏奋进中实现自我超越,将飞行事业推向新的巅峰。他的事迹再次向人们证明:这种自我革命、不断超越的进取精神,是践行改革强军战略思想,推进新型作战力量建设的关键所在。

 改革强军,呼唤李浩这样勇于担当的打赢先锋。李浩始终把加快无人机实战运用步伐、尽快形成战斗力作为第一位责任,以舍我其谁的魄力和胆气推动新型无人作战力量尽快融入作战体系、形成战斗力。这种锐意担当,正是实现践行改革强军战略思想、推动新型作战力量建设过程中所必需的宝贵品质。

改革强军,呼唤李浩这样无私奉献的时代楷模。若为强军计,何虑得与失。李浩常说,改革最大的“得”,是部队战斗力水平的综合提升,是军队转型建设的大踏步前进,每个人的奉献和付出都是崇高的、值得的。李浩始终把党、国家和军队事业摆在第一位,将个人的“小世界”融入强国强军“大格局”,在改革强军的伟大征程中书写了精彩人生华章。


每逢新型无人机装备在场试验,李浩总是先学一步,力争走在最前沿。

在人民军队这场新的伟大变革中,每名军人都要像李浩一样,践行改革强军战略思想、牢记打胜仗核心使命,将个人小世界融入强军大格局,在与时代同向、与改革同行、与强军同步中,不忘初心,以行践言,不断汇聚成改革强军的磅礴力量,“中国梦”“强军梦”就一定能够实现。

 

 

 

 

 

 

 

 

分享到: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网
分享到: 微信 (备注:需要通过手机等移动终端设备进行分享)